【總經理專欄】揚棄「假開放 真限制」虛偽政策

8月上旬「自由經濟示範區」第一階段上路,經濟部接續規畫《陸資准入示範區辦法》,作為陸資享受優於區外的依據,預定9月底公布。經濟部這項措施令人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但憂多於喜。
  喜的是,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開始重視陸資效應;憂的是「自由經濟示範區」既以「境內、關外」為號召,將示範區視為「虛擬境外」,又何須特別規畫「陸資准入示範區辦法」,將陸資與外資區隔?
  尤其據經濟部官員轉述,《陸資准入示範區辦法》基本上可不受股權、業態限制,在台投資面板、半導體等關鍵產業,但又指出,在准入過程中會由經濟部投審會把關,工業局也會做產業面審查,確定准入示範區的陸資案,有助台灣產業及經濟發展,目的在於避免兩岸產業的重複投資及產能過剩產業,但如此一來,就形同對陸資的准入變相為專案審核。
  若對陸資准入抱持這種看法,恐怕不必推出《陸資准入示範區辦法》,陸資就已先行止步了吧!顯然政府並未改變一貫對陸資企業「假開放、真限制」的不友善岐視。
  這項准入辦法的關鍵問題有3個,第一是示範區既標榜「自由」,又視為「境外」,何需制定限制規範?
  第二是如果擔心不利台灣產業競爭而有管理必要,那就比照上海自由經經濟區的模式,對外資在區內的投資作負表列管理,無須逐案審查,曠日廢時。
  第三是政府是否研究過台灣所推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對陸資的吸引力在哪裡?如果陸資對示範區興趣缺缺,那麼這項措施也只是聊備一格,談不上有什麼管理必要。
  坦白說,台灣推「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效益,大家都還在觀望,因為要吸引外資進駐,才會產生「前店後廠」的帶動效果。在這個前提下,應該首重「供應鏈」概念,而以目前兩岸間的供應鏈關係而言,其實是最緊密的;也就是說無論就兩岸的距離、產業供應鏈的連結、市場的接軌,「自由經濟示範區」其實都應視對陸招商為主軸,而不是處處對陸資設限吧?
  假設上述的理論是成立的,累計開放陸資入台以來,投資金額僅7 .43億美元,(且其中近1.4億美元是3家陸資銀行的營運資金),政府所設想的就不該是如何「境外攔裁」陸資,反而應該設想要如何爭取陸資進入示範區投資,並且如何爭取陸資來台投資附加值高的上游產業。至少要先了解陸資對於進入示範區的意願高低,以及有哪些產業想要進駐,以便為這些陸資產業排除進入障礙,讓示範區能發揮最大效益。
  看看大陸對台商的投資態度,其實台灣應該感到汗顏。以台商聚集的昆山來說,年初先獲北京同意為台商成立「昆山試驗區」,後為解決台商集團的融資困難,在8月又出台了《昆山深化兩岸產業合作實驗區跨境人民幣業務試點暫行辦法實施細則》,開放昆山地區台資企業,可以向境外母公司從境外借入人民幣,而且最關鍵的是這些人民幣資金不占用外債額度。透過這個機制,昆山台商不但可以透過母公司從境外借入不占外債額度的人民幣資金,且光是目前兩岸銀行貸款利差,更可省下可觀利息支出。對大陸來說,這是一個史無前例的突破,為的就是排除現況對台商經營的限制。
  由「昆山試驗區」的例子,可以看出只要能夠有利台商經營,中國大陸對台商的政策彈性,不但尺度非常寬,且政策設計也非常具有創意。相對的,台灣對陸資投資的政策不僅過硬,同時欠缺彈性。
  如果政府真想要爭取陸資進駐「自由經濟示範區」,那麼在9月底推出的《陸資准入示範區辦法》,要由如何充分利用陸資著手,不僅要顧及陸資的實際需求,更應具備突破性的善意與創意。
當然若台灣對陸資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陳舊觀念不改,「自由經濟示範區」似乎不必再對陸資寄予厚望,因為對陸資而言,台灣的「境內」和「境外」,完全沒有差別。

2013/08/31旺報

回上頁
 
 
 
 中華徵信所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8 CHINA CREDIT INFORMATION SERVICE,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會員登入 關於我們 客服中心 版權聲明 隱私權聲明